大屠杀纪念博物馆收藏和保护中心

大屠杀纪念博物馆收藏和保护中心
大屠杀纪念博物馆收藏和保护中心
大屠杀纪念博物馆收藏和保护中心
大屠杀纪念博物馆收藏和保护中心
大屠杀纪念博物馆收藏和保护中心

有远见的故事:储存仓库通常是千篇一律的盒子形状设计,除了作为外壳并无其他深意。针对这种传统设计思匠团队提出了质疑,所有的仓库都必须遵循这样的设计吗,如此次世界著名的大屠杀博物馆的藏品库,能否在设计上另辟蹊径?带着这样的设计愿景我们赢得了这个项目,为博物馆大幅提升了储藏能力以及未来发展的潜力。

客户

U.S. Holocaust Memorial Museum

位置

Maryland

市场/服务

Cultural, Archives & Collections Care, MEP Engineering, Architecture, Building Enclosure Consulting, Structural Engineering, Interiors, Landscape Architecture, Lighting Design, Programming, Fire Protection and Life Safety Engineering

大小

100,000 SF

美国大屠杀纪念博物馆设立的目的是希望鼓舞世界各地的公民和领袖去对抗仇恨、阻止种族灭绝,并促进捍卫人类的尊严。为了达成这一目的,我们需要将在大屠杀中受过迫害的人,幸存者,救援人员和解放先驱留下的记忆和物证悉心收集起来。新设立的David和Fela Shapell家族收藏、保护及研究中心是这座博物馆最新最久远的藏馆和研究室,为博物馆藏品数做出了很大贡献。

这座博物馆和几乎所有收藏机构都面临着一个最常见的问题:馆内的馆藏数量已经超过了现有设施的容纳能力,随着设备系统老化博物馆将越来越难以为那些珍贵收藏品提供合适的存储条件。他们需要将藏品从进出不易的老旧仓库中解救出来,将他们安置到有活力的,适于储藏的研究保护中心,一个能作为永久存放处所和收藏记录归档的地方。随着幸存者的过世和记忆的不断消退,这些收藏的证据将成为唯一存活着的历史见证。

大屠杀纪念博物馆收藏和保护中心

我们团队的设计任务不仅仅是为收藏品设计存放处所,还是为未来扩建作规划。这座建筑应该也有家的感觉,是兢兢业业负责照看那些珍贵藏品的员工的家,是学者们作研究时依靠的家,是藏品拥有者或捐赠者那些特殊客人的家,让人宾至如归。我们在每个设计的决策过程都体现了这一思维,包含前瞻性的美学考量,员工的身心健康,冗杂的系统和安保措施的整合。仓储的设计既体现了对无生命藏品的尊重,也体现了对生活环境的关怀。我们对此设计的箴言是:它不是一座仓库。

收藏保护研究中心的设计是对市中心博物馆设计的微妙致敬。利用其独特的棱角分明构造形成透视感,就像在穿过一片过厚重的黑暗后,迎来一个温暖又明亮的展览入口。

博物馆馆长将 David和 Fela Shapell家族收藏、保护及研究中心称为“我们建造过的最重要的建筑”。这座建筑将成为未来好几代学者和研究人员用来维护文化集体记忆的场所,让人们始终时刻警醒肆意的仇恨和种族灭绝会带来的危险,我们必须共同去阻止类似的发生。